倪柝声 Watchman Nee (1903-1972)

图片[1]-倪柝声 Watchman Nee (1903-1972)-生命诗歌

诗人小传

我们一直很遗憾的一件事,就是在前一百年当中,圣灵在中国大陆如火如荼的复兴,皆未能有系统地被纪录、保留下来,以至多少神所作的荣耀工作和神儿女伟大的见证,都无法流传于后世。不过,在这时代中,中国伟大的诗人——倪柝声弟兄被公认为一九三○到一九七○年影响信徒属灵生命的一位代表。他不仅影响中国信徒属灵生命的复兴,且影响了整个世界基督徒的属灵生命。有一次著者在西德遇见一位领袖,他的聚会中有三百位信徒,他提及:“直到今日,倪弟兄不仅是属于你们的,他也是活在我们西方圣徒的心中。”

倪柝声弟兄一生的事迹很多,但在这篇文中,我们仅论及他的诗歌部分。

倪弟兄于一九○三年生于中国广东省的汕头,但他原籍福建福州,他也在福州长大并受教育,早年的服事也是在福州。他是一位非常聪明而又有才华的人,十七岁时,听见余慈度小姐所传的福音,圣灵厉害的遇见他,使他看见主钉十架的异象而蒙恩得救。蒙恩之后,他把整个心都放在主身上。有一段时间,他前往上海,盼望从余慈度小姐得到一些帮助和带领。回到福州之后,遇见一位英国姊妹——和受恩教士(Margaret Barber)。倪弟兄曾回忆说,他一生当中没有遇见一个人像和教士那样纯净又有极深的属灵生命。倪弟兄长期受和受恩教士的带领和帮助,对以后能成为伟大的诗人有不可分的关系。因为和教士本人就是诗人,她所写的诗歌很多。现在列举她的一首代表作——“如果我的道路引我去受苦”。这是一首交通于基督苦难很好的诗歌,中译者可能是倪弟兄本人。

(一)如果我的道路引我去受苦,

如果祢是命定,要我历艰辛;

就愿祢我从兹,交通益亲挚,

时也刻也无间,弥久弥香甜。

(二)如果地乐消减,求祢多给天,

虽然心可伤痛,愿灵仍赞颂;

地的香甜联结,若因祢分裂,

就愿祢我之间,联结更香甜。

(三)这路虽然孤单,求祢作我伴,

用祢笑容鼓舞我来尽前途;

主我靠祢恩力,盼望能无己,

作一洁净器皿,流出祢生命。

倪弟兄与和教士在一起时,他很羡慕和教士写诗的才华,及其诗歌的深刻。于是他在主面前为这件事祷告,然后把中国的唐诗背了一千多首。并且用功学习写诗方面的技巧。当他以为能写诗的时候,就一口气写了三十多首诗歌,自己读起来非常得意。第二天跑去见和教士,拿给她看;和教士拒绝阅读他所写的诗歌,只说:“最好你拿回去,免得有一天你想起来会很不好意思。”著者亲自听他说到这段往事。他说:“现在每次想起这件事,真是不好意思。”过了一段年日,主就开始领他进入比较深入的属灵经历,也给他感动和才能来写诗。

青年时代的歌

倪弟兄的诗歌可以分成两个时期:一为青年时期,另一为壮年时期,继壮年之后,有二十年之久是在监中度过的。青年时期第一首代表作为“主爱长阔高深”。这是一首很好的诗歌,每次我们唱的时候都得很大的激励;然而这首诗歌背后却隐藏着一段很美的故事。当倪弟兄幼年时,和他青梅竹马的伴侣早已建立了很深厚的感情,双方家长也都差不多认可他们将来的婚姻。等到长大以后,这位小姐到燕京大学读书,非常活跃,成为燕大的校花;而倪弟兄则早在高中就得救了,并且传福音大有能力,拯救了许多人,他也一直为他所爱的人祷告,结果却使他非常失望。后来主在他里面一直有个责备;到底你是爱我多呢?还是爱她多呢?倪弟兄一直挣扎,因为对一个青年人来说,要放下那么深厚的感情,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等到有一天,他实在觉得无法放下他的心爱时,主向他显现,主的爱大大激励他,他就把一切献给主,并愿意为主放下心中所爱的。就在那时候,圣灵如雨一般的充满他,当他起来之后,他把所有来往的信件都理出来焚烧,并且在日记上写说:“基督是我的爱人。”又另外写封信到北平,告诉那位张小姐说,他们二人的关系到此为止。此事之后,倪弟兄在传福音方面有了很大的转变,他白天在街上拿个灯笼到处传扬福音,寻找罪人,上千上百的人就因他得救。但是主所作的事,实在过于我们所能预料的,就在他顺服主之后,这位小姐在北平某个教会中蒙恩得救,主还是将所收回的再赏赐给他。

主爱长阔高深(What Length,Breadth,Height and Depht)

(一)主爱长阔高深,实在不能推测;

不然,像我这样罪人,怎能满被恩泽。

(二)我主出了重价,买我回来归祂;

我今愿意背十字架,忠心一路跟祂。

(三)我今撇下一切,为要得着基督;

生也,死也,想都不屑,有何使我回顾?

(四)亲友、欲好、利名,于我夫复何用?

恩主为我变作苦贫,我今为主亦穷。

(五)我爱我的救主,我求祂的称是;

为祂之故,安逸变苦,利益变为损失!

(六)祢是我的安慰,我的恩主耶稣!

除祢之外,在天何归?在地何所爱慕?

(七)艰苦、反对、飘零,我今一起不理;

只求我主用祢爱情,绕我灵、魂、身体。

(八)主阿,我今求祢,施恩引导小子,

立在我旁,常加我力,平安经过此世。

(九)撒但、世界、肉体,时常试探欺凌;

祢若不加小子能力,恐将贻羞祢名!

(十)现今时候不多,求主使我脱尘;

祢一再来,我即唱说:哈利路亚!阿们!

他第二首青年时期代表作的诗歌是“我若稍微偏离正路”。这首歌在这五十年当中,帮助了许多基督徒绝对跟随主,走主的道路。这首诗歌的背景是这样的:当倪弟兄开始在福州事奉主时,是和几位弟兄一起配搭的,其中以他的恩赐较突出,因此遭到一些弟兄们的嫉妒。当然,他们那时都是非常年轻,他们趁着倪弟兄离开福州去上海时,商量着要联名将其开革,这件事发表以后,整个教会起了骚动,多少人为倪弟兄打抱不平,而著者也亲自听见倪弟兄讲到此事,说到他自己那时还很年轻,在上海连续不断收到信件及电报等,使他无法控制他的血气,后来他就把所有的电报信函搁置于桌上,不拆不看。当他回福州之前,在主面前有厉害的对付,及至他返福州的船抵达码头时,有上百位的弟兄姊妹等着地,盼望他回来后和那几位弟兄们理论,结果他们并未接到倪弟兄,因为他已在福州的前一站码头——马尾下船,好避开他将遇见的局面。从此他在马尾住了两年,而这两年,是他那段时间里最艰苦的二年。他拼命埋首于复兴报的写作,这样的遭遇加上那段艰苦、孤独、贫困的日子和各方面的打击,使他写了这首诗歌:

我若稍微偏离正路(If From The Right Course I Depart)

(一)我若稍微偏离正路,我要立刻舒服;

但我记念我主基督,如何忠心受苦。

(二)我今已经撇弃世界,所有关系都解;

虽然道路越走越窄,但我在此是客。

(三)仅管别人藐视冷嘲,我只求主微笑;

别人虽然喜欢外貌,但我要主的“好”。

(四)我心所望不是伟大,不是今生通达;

我愿现在卑微事主,那日得祂称祝。

(五)我今每日举目细望审判台前亮光;

愿我所有生活、工作,那日都能耐火。

(六)让你们去得着名声、富足、荣耀、友朋;

让你们去得着成功、赞美、从者、兴隆。

(七)但我只愿孤单、贫穷,在此不求亨通;

我心切望忠诚跟从我主到了路终。

(八)因我知道,主在此世,不过得着一死,

所以现在我无他志,只愿同祂损失。

(九)我的荣耀还在将来,今日只得忍耐;

我决不肯先我的主在此得荣得福。

(十)那日,我要得着尊贵,主要擦干眼泪;

今日,主既仍旧迟延,我要忠心进前。

壮年时代的歌

现在我们来看他壮年时期所写的诗歌。倪弟兄壮年时期所写的诗歌可代表他个人的职事。在属灵的生命经历上,倪弟兄最突出的一点是实行的十字架,就如他的著作——“人的破碎与灵的出来”一样。所谓实行的十字架,是指着实行在我们生活当中的十字架。好像神两只伟大的手;一面,神让十架作工在我们里头,这是同钉的启示、十架的生命;另一面,神安排各样的环境来拆毁我们天然的人。而神这两只手经常是那么奇妙地作工。在最合适的时候,神的光就射入,叫天然的人倒下来,像约伯的经历,雅各的经历,以及彼得的经历。这一时期代表的诗歌有:“你若不压橄榄成渣”、“葡萄一生的事”、“你怎没有伤痕”、“祂的脸面祂的天使常看见”、“神祢正在重排我的前途”。当我们稍微知道倪弟兄这个人在这方面的经历之后,再来唱这些诗歌,就会格外觉得它们的实际和宝贵。

倪弟兄在起头事奉主的时候,有一个同工年纪比他长一点,他们常常为着公事闹意见。倪弟兄特别常在他所以为不对的事上和那位年长同工争,但是无论他怎么争,那位年长同工也不听他的,那同工有一个理由就是比他大两岁。所以倪弟兄心中很不舒服,就到和受恩教士那里,把所争的事告诉她,结果和教士也不说他对,也不说他不对,她只瞪着眼睛对倪弟兄说:“你更好是听他的话。”倪弟兄很不服气,就问她是什么理由?她说:“在主里面,年纪小的应该听年纪大的。”倪弟兄就反问她说:“倘若年纪小的所持的意见是对的。年纪大的人所持的意见是错的,那么年纪小的也要听年纪大的人吗?”和教士仍旧笑笑说:“你更好是听他的话。”

有一次,有人要受浸。那时除了倪弟兄以外,还有那位年长同工和一位吴弟兄在那里。其中以倪弟兄为最小,而吴弟兄比那位年长同工大七岁。倪弟兄心想:“这位年长同工比我大两岁,所以什么事情我都要听他的,现在这位吴弟兄比他还大七岁,看他听不听吴弟兄的?”后来他们在一起谈的时候,这位年长弟兄怎样都不肯听吴弟兄的,弄到最后还说:“你们不来,我来好了。”倪弟兄一听,非常生气,觉得如果这样,世上还有什么是非可言?他就立刻到和教士那里说:“现在有一件事是这样的,你怎么说呢?叫我生气的是这个人没有是非。”她就站起来对倪弟兄说:“你今天还没看见什么是基督的生命么?几个月来,你一直要说你是对的,你的弟兄是错的,你还不知道十字架么?你所争的是事情对的问题,我所争的是十字架生命的问题。你想,你这样作是对的吗?你想你这样说是对的吗?你想你这样告诉我是对的吗?”这几句话好似利剑一样刺入他的心,忽然间他整个天然生命都暴露在神的光中,他深深觉得他是一个那样凭自己活着的人,他实在不能事奉主。此后有三年之久,每逢礼拜六他总是骑自行车到城郊外躺在地上整天禁食祷告,为他的天然生命懊悔。但这一点见证,不过是他一生十架路程的开始,以后三十载事奉主的生活中,他为神的儿女带下无可数计的祝福,但他自己一直行走在暴风狂雨的艰苦路程里。特别在他能自由作工的最后十年,真是集恶名、美名、毁谤、称誉于一身。主巧妙匠人的手要藉着一切祂能使用的工具,使祂手中的工作成为一个经过重重火炼、锤打,光辉照人的杰作。我们先看他的一首佳作:

祢若不压橄榄成渣(Olives That Have Known No Pressure)

(一)祢若不压橄榄成渣,它就不能成油;

祢若不投葡萄入醡,它就不能变成酒;

祢若不炼哪哒成膏,它就不流芬芳;

主,我这人是否也要受祢许可的创伤?

(二)祢是否要鼓我心弦,发出祢的音乐?

是否要使音乐甘甜,须有祢爱来苦虐?

是否当我下倒之时,才能识“爱”的心?

我是不怕任何损失,若祢让我来相亲。

(三)主,我惭愧,因我感觉总是保留自己;

虽我也曾受祢雕削,我却感觉受强逼。

主,祢能否照祢喜乐,没有顾忌去行,

不顾我的感觉如何,只是要求祢欢欣?

(四)如果祢我所有苦乐,不能完全相同,

要祢喜乐,须我负轭,我就愿意多苦痛。

主,我全心求祢喜悦,不惜任何代价;

祢若喜悦,并得荣耀,我背任何十字架。

(五)我要赞美,再要赞美,赞美何等甘甜;

虽我边赞美边流泪,甘甜比前更加添。

能有什么比祢更好?比祢喜悦可宝?

主,我只有一个祷告:祢能加增,我减少。

(副)每次的打击,都是真利益,

如果祢收去的东西,祢以自己来代替。

在一九四八年他编译了一首诗歌“门徒”,后改为葡萄一生的事(The Story of A Grapevine)。兹录其诗最后两节:

估量生命原则,以失不是以得;

不视酒饮几多,乃视酒倾几何;

因为爱的能力,是在爱的舍弃;

谁苦受得最深,最有可以给人。

谁待自己最苛,最易为神选择;

谁伤自己最狠,最能擦人泪痕;

谁不熟练剥夺,谁是鸣钹响锣;

谁能拯救自己,谁就不能乐极。

这首诗出来时,知他者都有一个感觉,这首诗正是写他自己一生的经历。

“你怎没有伤痕”译作于上海政权易手之后,这也是他最后所一直着重的信息——天然生命的破碎和属灵生命的成长,词的前三节是艾梅卡迈可(Amy Carmichael,1867-1951)作的,后四节才是他译诗时加填上去的。想不到此后他即进入更黑暗的境地、更残酷激烈的争战、更艰苦的十架之中,一直到他离世见主。

你怎没有伤痕?(Hast Thou No Scar?)

(一)你怎没有伤痕?

没有伤痕在你肋旁?

你名反倒远播四方,

你光反倒照射辉煌,

你怎没有伤痕?

(二)你怎没有伤痕?

我是受迫挂在树上,

四围尽是残忍、狂妄,

我是受尽一切创伤,

你怎没有伤痕?

(三)怎能你无伤痕?

仆人该与主人同样!

本该与我同受创伤,

而你却是完整无恙!

怎能你无伤痕?

(四)怎能你无伤痕?

他们为我受人捆绑,

枷锁、监禁,并且流放,

或是舍身,喂狮广场,

怎能你无伤痕?

(五)你是没有伤痕!

我受摧残,饮人锋铓,

他们忍受忌恨、刀棒,

你却平安,不缺宁康,

你却没有伤痕!

(六)你却没有伤痕!

是否你向世俗依傍,

你怕自己利益失丧,

远远跟随,不甚明朗,

所以没有伤痕?

(七)你怎没有伤痕?

没有疲倦,只有安享?

能否有人忠心,受赏?

能否有人跟随羔羊,

而他没有伤痕?

祂的脸面,祂的天使常看见(His Angels His Countenance Always Behold)部分仿作如下:

(一)祂的脸面,祂的天使常看见,但不认识祂的大爱;

祂的圣徒虽然认识爱无限,却未看见祂的丰采。

他们不久也要看见祂脸面,认识祂的荣耀光明;

但马利亚曾看见祂的泪眼,知道祂心痛的情形。

(二)我们快要完全知道我们主,已往从未如此知道;

但是今日医治伤心的摸抚,不是上面感觉得到。

那日虽有无穷无尽的赞美,却无流泪迫切祷告,

却无伤心痛苦所得的安慰,也无困难所生倚靠。

(三)天上虽有无比荣耀的冠冕,但无十架可以顺从;

祂为我们所受一切的磨碾,在地才能与祂交通。

进入安息,就再寻不到疲倦,再无机会为祂受苦,

再也不能为祂经过何试炼,再为祂舍弃何幸福。

(四)哎阿!为祂,机会已是何等少,所有机会快要过去,

机会无多,为祂,蒙羞和受嘲,为祂,再来分心、分虑。

不久就无误会、怒骂与凌辱,就无孤单、寂寞、离别;

我当宝贝这些不久的祝福,我藉这些与祢联结。

(五)主,我羡慕早日看见祢脸面,那是实在好得无比;

但是,我也不愿免去祢试炼,失去如此交通甜蜜。

求祢怜悯,使我充满祢大爱,不顾一切为祢生活;

免祢仆人今天急切望将来,将来又悔今天错过。

神,祢正在重排我的前途——是根据诗篇六十六篇十至十二节所写的:

(一)神,祢正在重排我的前途,

祢也正在拆毁我的建筑,

忠心事奉的人日少一日,

误会增加,清白逐渐消失。

(二)我几乎要求祢停止祢手,

当我觉得我已无力再受;

但祢是神,祢怎可以让步?

求祢不要让步,等我顺服。

(三)如果祢的旨意和祢喜乐

乃是在乎我负痛苦之轭,

就愿我的喜乐乃是在乎

顺服祢的旨意来受痛苦。

(四)好像祢的喜乐所需代价

乃是需我受祢阻扼倒下;

所以我就欢迎祢的阻扼,

好叫我能使祢的心喜乐。

(五)祢将车辆赐与别人乘坐,

祢使他们从我头上轧过;

我的所有祢正下手剥夺,

求祢留下剥夺的手给我。

(副)我眼有泪珠,看不清祢脸面,

好像祢话语真实不如前;

祢使我减少,好叫祢更加添,

好叫祢旨意比前更甘甜。

“让我爱而不受感戴”是倪弟兄本人很喜爱的一首诗,有许多圣徒也喜爱将这首诗书写出来表为座右铭。其作者据说是中世纪的圣法兰西斯,当倪弟兄翻译的时候,又加上末了的数行,曲子是林知微姊妹谱的。因此,这首诗现在可以唱颂了!

让我爱而不受感戴(Let Me Love and Not Be Respected)

让我爱而不受感戴,

让我事而不受赏赐;

让我尽力而不被人记,

让我受苦而不被人睹。

只知倾酒,不知饮酒;

只想擘饼,不想留饼。

倒出生命来使人得幸福,

舍弃安宁而使人得舒服。

不受体恤,不受眷顾,

不受推崇,不受安抚;

宁可凄凉,宁可孤苦,

宁可无告,宁可被负。

愿意以血泪作为冠冕的代价,

愿意受亏损来度旅客的生涯。

因为当祢活在这里时,

祢也是如此过日子,

欣然忍受一切的损失,

好使近祢的人得安适。

我今不知前途究有多远,

这条道路一去就不再还原;

所以让我学习祢那样的完全,

时常被人辜负心不生怨。

求祢在这惨淡时期之内,

擦干我一切暗中的眼泪;

学习知道祢是我的安慰,

并求别人喜悦以度此岁。

关于内住圣灵方面的歌

其次,我们要按着分类来介绍他其余的诗歌,第一类是关于圣灵方面。早在得胜报第一期信息中,倪弟兄就特别说到“内住的圣灵”,他对圣灵的认识很受慕安得烈的影响,尤其是慕氏所写基督的灵一书中之第五篇“那得荣耀之耶稣的灵”,所以他写了“哦!主耶稣,当祢在地”和“主,当无人认识父时,父在祢里藉祢来地”两首诗歌,当然他自己无论对圣灵的内住和圣灵的浇灌都有极深厚的经历。他初次得着灵浸时,有一段很动人的故事。那时,他还年轻,已经是一个众望所归的属灵领袖。有一次,他召集同工聚会,(那时他的同工有多人已有灵浸的经验),他读了许多圣经上论及“灵浸”的经文,然后说:“主的话是这样,但是我没有,怎么办?”一位属灵领袖能这样认真并且坦诚的交通,一点也没有他自己声望和地位的感觉,使大家深受感动。然后他宣布自己要出国寻找交通,盼望能遇见一些有深入属灵生命而又在超然经历上老练的人,从他们得着帮助。在他出国之前,他先去北方一行,看望教会。当他抵达烟台时,巴克尔姊妹(Elizabeth Fishbacher)也在烟台,(她是倪弟兄工作中一位英籍同工)她自己刚好从青岛来,并且得着了灵浸的经历。倪弟兄与她闭门长谈,听她说完了她自己的见证,问了几个有关真理的问题后,倪弟兄说:“这实在是出于主的,我也要。”刚说完,圣灵的能力忽然把他打倒在地,好像死过去一样。那一天圣灵深深浸透了他的全人。事后,他打了一个电报给上海教会,只有三个字——“遇见神”,随即宣布取消出国之行,并且也为上海教会带来一次圣灵充满的复兴。现刊出下列两首诗歌,我们读后就能明白倪弟兄对圣灵内住的启示。而这两首诗歌也是在他晚期写的。

哦!主耶稣,当祢在地(Oh,Jesus,Lord,Whem,Thou on Earth)

(一)哦!主耶稣,当祢在地,他们与祢多年同处;

但是他们对祢自己,似识不识,似悟不悟。

(二)他们听过祢的声音,他们见过祢的丰姿,

他们挤过祢的肉身,但祢是谁,似知不知。

(三)我们好像盖重幔子,仿佛知道,又不透明;

说不认识,早已认识,说已认识,认识不清。

(四)但祢今已在灵里面,成为另一位保惠师;

祢已使我成祢圣殿,在我里面,将祢启示。

(五)但愿祢用圣灵充满在我全人每一角落;

没有一处不受祢感,没有一处不被祢摸。

(六)求祢自己藉灵显现,加倍实在,在我心怀;

无耳所听,无目所见,无手所摸,如此实在。

(七)当祢怜悯,肯来启示,将祢自己给了我们,

世上有谁比祢更宝?世上有何比祢更真?

(八)求祢用灵从我的灵,如同洪水漫溢全人-

到处荣耀,到处光明,到处是祢,到处是神。

(九)这个生活何等亲近!祢使我已在地若天:

赞美满口,喜乐满心,同在满魂,一切甘甜。

主,当无人认识父时

(一)主,当无人认识父时,父在祢里藉祢来地,

好叫我们虽然无知,如要识父只要认祢,

(二)但是,当祢在世时候,识祢的人何等的少,

与祢好像间隔很厚,虽在挤祢,摸祢不到。

(三)祢今成为那灵再来,有如当初父显于祢,

我要识父是看父怀,我要识祢在于灵力。

(四)祢今不是披前肉体,四处奔波劳碌不息,

祢今乃是住我灵里,时刻用灵供应自己。

(五)曾有一次祢就是父,现今的祢就是圣灵,

祂是你的另一态度,祂是你的第二情形。

(六)我今因为认识圣灵,我就认识祢的荣耀,

祢的性情和祢生命,认识祢的本质奇妙。

(七)赞美祢名,我们的心认识祢是何等实在,

没有亲的比祢可亲,没有爱的比祢可爱。

关于合一看见的歌

第二类是合一的看见,就如戴德生弟兄在他的传记中说,他在三十多岁的时候,看见葡萄树的奥秘一样。经过长期的挣扎和奋斗,他一直寻求得胜的道路,这是所有追求主的人共有的经历:我们盼望得胜,但得胜的经历何等少;我们惧怕失败,但失败的经历又是何等多。所以倪弟兄常说一句幽默的话:“基督徒的经历多半可在罗马书第七章中找到他们的地址”。那时,他在上海住在一间楼上,楼下住了一位替他们做饭的王弟兄。有一天,倪弟兄在楼上祷告的时候,忽然圣灵的大光进入他的心中,叫他看见基督住在他里面是他荣耀的盼望,这件事所带来的喜乐淹没他整个人,他没有办法按捺住这个喜乐,就冲下楼抱着那位厨子,大叫说:“弟兄,你知不知道基督住在我里面?”王弟兄一时给愣住了,因为他觉得倪弟兄的举动太突然了。而那次的经历替他带来有福的转机,他很多的信息和诗歌皆出自于此。像“我主,祢说祢是真树,我是祢的真枝子”这首译作特别代表他那时期的作品,把与主联合和基督内住的亮光写得那么清楚。

我主,祢说祢是真树(Thou Hast Said Thou Art the Vine)

(一)我主,祢说祢是真树,我是祢的真枝子;

但我不知为何缘故,我是如此不结实。

(二)我心羡慕结果更多,更能彰显祢生命;

更能荣耀归与宝座,更能祷告得答应。

(三)但是,主阿,我不明白“常在里面”的圣言,

我越追求要去“常在”,我越发现在外边。

(四)我不觉得我在里面,我也祷告并立志!

但祢都像隔开很远,生命仍然无果子。

(五)但祢是说,祢已是树,我也已是祢枝子;

当我信祢作我救主,圣灵已成此事实。

(六)我今已是在祢里面,再也不必求加入;

我是已经与祢结联,完全合一的骨肉。

(七)秘诀不是要我“去在”,事实是我“已在”内;

所求乃是不要离开,不是如何得地位。

(八)我已在内,已在祢内!这是神作的事实!

不必祷告,不必行为,乃是神手的设施。

(九)我已在内,怎求入内?我是何等的愚昧;

现今我只欢乐赞美,相信圣言的无伪。

(十)我今只有完全安息,知道祢是我一切;

祢是生命,祢是能力,而我一切都了结。

关于天然生命蒙光照的歌

第三类是:因着神的光照,使我们看见自己的肉体和天然生命的败坏。有一段时期,倪弟兄带领许多同工和爱主的弟兄姊妹追求毗努伊勒的经历。毗努伊勒说到神的大光临到我们,折断我们天然生命中的最强点。多年之后,笔者在香港遇见前面所提的巴小姐,听她亲口说到她的见证。她是英国的贵族,从小就虔敬爱主,后来又是内地会为主大用的教士,因此她自认有很多的属灵知识和经历。当她听见倪弟兄说到毗努伊勒,她觉得有两个词很有意思:“打断背脊骨,摸瘸大腿窝”。她说,每次当她想到这个信息,倪弟兄讲道的情景,历历如绘。倪弟兄常用他的大拇指往下按一按说:“总有一天,当你遇见神的时候,你会尝到神的大拇指按在你脊骨上的味道。我们天然的人永远没有办法用天然的生命事奉神,也永远没有办法进入属灵的境界,除非我们有过一次基本遇见神光照的经历。”巴小姐说,听道的当时,她只觉得是一篇信息和理论,然而她也是爱主的人,常常和众人一起祷告和寻求,直到有一天,她说:“弟兄,我真是尝到了被神用大拇指在脊骨上按一下的滋味,神的大光进来照亮了我,我心中的感觉不是言语所能述说的,甚至连得救的把握都几乎要失去了,有半年的时间,我不敢作任何事,神的光深深的扎在我里面,叫我看见我里头充满了天然的己生命。”倪弟兄在这方面的经历随着年日而更深入,主对于天然的启示成为他属灵生命及信息上很强的点。当他在讲台上传讲这类信息的时候,圣灵的大能临到会众,许多人在会中蒙了主的光照,叫他们的属灵生命得到最基本的转机。关于这方面,他的代表作有(合译作)“当我凭着自己思想”“愿光今天照亮,主”“求主倒空我脱自己”另外他有两首特别写的诗歌,一首是“一生聪明未遇敌手”,这首诗歌专门描写雅各的一生。很难有一首诗歌写雅各的一生能够超过这首的。他把毗努伊勒的经历刺入剖开,使我们唱的时候,能够真实地进入毗努伊勒的属灵意义。另一首诗歌是“当我蒙恩能够施恩”,说到约伯的天然生命被主光照对付,这首诗歌把他一生属灵的实际发挥得淋漓尽致。

当我凭着自己思想(When I Am in the Natural Man)

(一)当我凭着自己思想,我觉自己很是刚强;

不知自己却是怎样没有力量。

(二)当我生活世人中间,我就不觉自己亏欠;

只觉自己如何奋勉,如何上前。

(三)当我住在黑暗里面,我就不知自己浮浅;

以为自己何等无限,不必虚谦。

(四)当我来到祢的面前,亮光刺破遮蔽幕帘;

我就看见前所未见,完全露现。

(五)在祢面前我只萎缩,一切萎缩,一切消没;

所有骄傲都变软弱,都变赤裸。

(六)没有可骄,没有可傲,没有可依,没有可靠;

只有自惭,只有自懊,能否祷告?

(七)幸有祢血免我定罪,祢的生命免我销毁;

但我真是何等污秽,何等惭愧。

(八)所有骄傲都是愚昧,看见实在,何必谦卑;

所有自恃都是因为心中墨黑。

(九)静,我也错;动,我也错;不说,不安;说,又太过;

都是失败,都是软弱,都是不妥。

(十)我要祷告,没有信心,我要倚靠,如何求寻?

不知如何方能重新…主阿,怜悯!

愿光今天照亮,主

(一)愿光今天照亮,主,在我最黑路上,主,

我求祢的大光,主,照进我的心内。

(二)光来显明一切,主,光来除去自藉,主,

光来,当光正缺,主,赐祢自己的光。

(三)什么我都看不见,撒但正在施欺骗,

求祢对准祢光线在我身上,我主!

(四)光照我的生命,主,使得自知之明,主,

没有丝毫黑形,主,光照使知软弱。

(五)集中我心对祢,主,使它自由无羁,主,

照它使知祢意,主,将祢的光,照我!

(六)使我永远能行动,在祢无影亮光中,

不离同在的交通,认识光的拆毁。

求主倒空我脱自己(译作)(Come Empty Me of Self)

(一)求主倒空我脱自己,我心满诡诈;

这个重大圣洁成绩,只祢有办法。

花香鸟语不能使我有情绪,

因我正在思念祢的容光。

(四)主阿,我们等待已久,真焦灼;

不知还要多少时候等待。

从每次日出直到每次日落,

我们都是望祢能就回来。

(五)当雨每次滴沥,海每次澎湃,

风每次吹动,月每次照明,

我们都望就是祢已经回来;

何等失望,至今尚无动静!

(六)若非记念祢临行所赐命令,

我们就要灰心,无意工作;

但祢要我们一面等祢来迎,

一面努力工作为祢生活。

(七)主啊,求祢记念日子已长久,

应许已过多年尚未应验;

希望又希望,一直希望不休,

要来未来,可否来在今天?

(副)祢来!就来!我们呼求祢快来!

我们的心所有盼望是祢来!

我们等候祢快来!

自伯大尼(Since Long Ago at Bethany)(部分仿作):

(一)自伯大尼祢与我们分手后,

我心有个真空无可补满;

我坐河滨,将琴挂在柳枝头,

祢不在此,我怎有心鼓弹?

当我深夜孤独安静的时候,

(此时我无忍受,我也无享受,)

不禁叹息,我想着祢是多远,

我想着祢应许已久的归旋。

(二)祢的马槽使我生无家之想,

祢的苦架使我无所欲喜;

祢的再来使我怀未见之乡,

祢的自己成我追求目的。

祢不在此,喜乐已减它滋味,

诗歌也缺它所应有的甜美;

祢不在此,终日我若有所失,

主阿,我要祢来,我不要祢迟。

(三)虽我在此也能享受祢同在,

但我深处依然有个缺憾;

虽然有祢光照,也有祢抚爱,

有个什么我不知仍不满!

平安里面,我却仍感觉孤单;

喜乐时候,我仍不免有吁叹;

最是足意中间,也有不足意,

就是我还不能当面看见祢。

(四)亡人怎不想见生长的乡邑?

俘虏怎不想见故国故人?

情人分离,怎不一心羁两地?

儿女远游,怎不思家思亲?

主阿,我想看见祢面的心意,

还非这些人间情形可比拟;

现今在此,我无法见祢丰采,

是否只好叹息等到祢回来!

(五)主,祢能否忘记祢曾经应许,

祢要回来,接我与祢同在?

但一天天又一年年的过去,

我仍等候,祢却仍未回来!

求祢记念,我已等得好疲倦,

而祢踪迹好像当初一样远!

多久?多久?还有多久的时候,

祢才应验应许来把我提走?

(六)日出日落,一世过去又一代,

祢的圣徒生活、等候、安睡;

一位一位,他们已逐渐离开,

一次一次,我们望祢快回。

我主,为何祢仍没有显动静,

天仍闭住,我们观看仍对镜,

我们在此依然等候再等候,

哎呀,是否我们等候还不够?

(七)当我回想,我已等候多长久,

不禁叹息,低头独自流泪;

求祢别再迟延不听我要求,

现今就来接我与祢相会。

来吧,我主,这是教会的求呼!

来吧,我主,请听圣徒的催促!

来吧,历世历代累积的共呜,

我主,能否求祢今天一起听!

最后我们用一首诗来作为结束,因为这首诗歌最能说出并代表倪弟兄一生的事迹,为他的一生描出了一个缩影。但是它太长、太个人化,所以不列在“圣徒诗歌”中,这首诗歌是:

有时偶是青天

(一)有时,偶是青天,经常是有黑云;

我曾偶然午夜歌唱甘甜,经常不发音韵;

虽然偶晴,但是经常是阴,迫我学习忍耐,

迫我不能不来寻求神心,神的喜爱。

有时四围干渴,清凉何其难得;

祢杖要打到多沉重、苛刻,方有可喝?

祢火要烧到多高热、通红,方算试炼完全?

祢手须刺多深,须扎多痛,方能吸出甘甜?

(二)有时需要荆剌,方能显祢能力;

我曾辗转接近死亡、丧失、无眠、无食、无寄。

有时我须丧失我的所有,方能完全自由;

我曾莫名一文,未向人求,相信不忧。

有时也有争斗,弟兄反对弟兄,

谁都想要打出最重拳头,谁都汹汹;

我曾闭户谢客向祢唱诗,知道祢心最痛,

知道我的,不比祢的,损失,学习苦难交通。

(三)现今已过一生,年日逐日飞滚,

安坐祢前,我听“时间”步声,使我感觉黄昏;

冷月在上正在逐渐亏减,此生也在折扣;

前面黑云已经没有几片,大都落后;

我的将来正在将我已过割分;

每个消逝年日,正渐解开此生纠纷;

一切“可见”正渐下沉失光,“不见”正在显露;

我的盼望正向上面仰望,我心与祂同路。

(四)回顾一生境遇:日成月,月成年,

年成一生,一生来而又去,不久将到终点;

回头来看起点,那个更甜?到底,是那朝霞?

还是落日?落日更近祢面!更近祢家!

我等祢的回来,我心已渐无能,

我眼已渐昏花,我将离开此生帐棚;

环山笑容正在招我安歇,我渐脱离缠累!

我的捆绑好像都在松解,我归,我要疾归!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73